摄理教教主曾在大学校园招摇撞骗

核心提示:3月16日,韩国媒体“韩国观察者”网站(登载《我被崇拜希特勒的惯犯的裸体信徒们告上法庭》(On being sued by followers of a hitler-praising serial rapist)一文,揭露韩国摄理教(又名基督教福音宣教会)及其头目郑明析的惊人内幕。郑明析(Jeong Myeong-seok)曾遭国际刑警组织通缉,在中国落网后,已被引渡回韩国定罪判刑。凯风网现将全文编译如下:

有时候真实发生的事情比编造的故事还要滑稽可笑。组织摄理教争议性的发展历史,就造成了“为什么我被告上法庭”就是这样一个真实发生的可笑事件。从赤身裸体的信徒录像曝光到再到国际通缉,这个故事的情节应有尽有。

我们最好按照时间顺序来讲这个故事。1998年12月13日,在首尔奥林匹克举重体育馆,原韩国信徒、臭名昭著的摄理教教主郑明析首次公开亮相。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希特勒在毒气室杀死了600万犹太人,并从他们尸体里提炼润滑油。如果你不觉得这是件丰功伟绩,你就不要跟我谈什么救赎了。”

几个月后,他逃离韩国。此前一天,韩国国家电视台公布了对他的指控。2001年,他被控,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对他的红色通缉令。

据该教一美国头目在一个录音中对死忠信徒的说,郑明析在欧洲和美国开始了他的流亡岁月。在欧洲,他在法国和德国呆过,在那儿时他可能没有表露出自己对希特勒的看法。在美国,他在纽约、加州和夏威夷呆过。

此后,他大部分时间在亚洲流亡。在亚洲,多起新的指控曝光,最著名的当属2001年台湾对他的指控和2006年日本对他的指控,该的活动在这两个地方受到了广泛关注。

2003年,由原信徒和相关民众民间创建的反摄理教网站“出埃及记”(获悉郑明析到了香港,于是带着移民官到了他的藏身之所。有先见之明的是,他们还随身带了一部摄像机。

2003年,郑因违反签证被立即逮捕。他随后取得保释,在香港当局启动引渡程序前,再次逃亡。数月后,“出埃及记”创始人金道玄(音,Kim Do-Hyon)年迈的父亲遭人用钢管报复性袭击并打伤。

2007年,郑明析最终在中国落网,并被引渡回韩国,女信徒罪名成立,被轻判6年有期徒刑。上诉后法院加刑4年为10年有期徒刑,最高法院后来维持了10年有期徒刑的判决(见:)。

有关摄理教的详细纪事,可点击此处(见:)查询。不过,这里还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事件:因不满媒体对教主被捕事件的报导,大约有40名信徒闯入《东亚日报》编辑部,打碎玻璃门,乱扔椅子,要求撤回报道。他们的计划没有得逞。

一名检察官威胁受害者们,并将受害者们的个人信息透露给他的教主,后来这名检察官被开除。报道称,除了在检察院有自己的信徒外,郑明析的信徒还遍布国家情报院、总统特勤局以及青瓦台()。

个人认为,最具轰动性的事件,当属2006年数名受害者召开记者会陈述事情真相。自从见过那些蒙面哭诉的女孩的情景,我一直感到难过和愤怒。

那些对这些勇敢女性下手的人,就是起诉我的那帮人。我在韩国大学教书已逾10年,最近三年一直在一所女子大学任教。当我看到那些女孩哭泣,我似乎看到了我的学生,这是因为我是在盛行的地方任职教书,我的学生和朋友均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检方给我送来一份文件要我签署。这个在文件中承诺说,说只要我道歉,关闭网站,不再提及该教,他们就会撤回对我的所有指控。我断然予以拒绝。

一个因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教主竟还能在世界各地的大学校园里招摇撞骗,长期缺乏有关这个的英语信息的一个室友被人告知,如果她决意脱离开韩国臭名昭著的摄理教,她家就会死人,这些都是我当时决定在2003年设立个人警示网站的初衷。

在郑明析的家乡韩国锦山居住时,与摄理教的遭遇也激发了我对极权主义、极端主义和思想灌输的研究兴趣。13年过去了,这些现象毫无消亡征兆。郑明析在香港被捕之前几天,我才知道该的真相。但是,时间不是问题。一个教主竟能逃脱法律制裁,这个故事过于离奇,肯定会对人们产生强烈吸引力。

我开设网站的另外一个讽刺原因是:我受到了郑明析的一次演讲激发。说出这个原因,让我感到非常难堪。我初到锦山那年,认识了一位摄理教信徒,她送了我一本郑明析布道小选集,并希望我能从郑的布道获得激发。让我非常震惊的是,真被她言中了。说句自我解嘲的话,这些布道还算中庸,其中没有提到郑明析对希特勒的热爱。特别的是郑明析在2003年8月31日一篇名为《如果你沉默,没有人知道》的布道说道:人们保持沉默的原因有多种。人们保持沉默,是因为他们认定不会有何改变,是因为他们想保护名声,是因为他们有沉默的习惯。聪明而智慧的人,就是每次都会勇敢说出来的那个人。

因为我认为自己是聪明而智慧的人,就自然而然的决定听从这位犯的教导,勇敢地把话说出来。但他的信徒却不高兴了。

多年来,我收到了不少信徒无数不友好但并非完全无用的评论和电子邮件。最近的一次评论,数天前来自一位新西兰网友。2006年,我在大邱的启明大学任教时,我为《启明英文报》(Keimyung English Gazette)写了一篇有关摄理教的文章,题为《如何发现披着羊皮的色狼》,此后我就被两名该教信徒在我工作的地方当众骚扰。这次让人猝不及防的伏击最终被证明是一件幸事,由此引发了一场对郑明析崇拜希特勒的讨论,我对此进行了记录。

译:“危险!!!我的朋友,这是艰苦的爱。但是,对彼得·达利来说,如果他继续反对我们,他得到的就是——(骷髅头标识)”

译:我也去过威廉斯塔德,那里没有的雕像!!!所有人都可以在主页上任意贴上图片,但我亲自去过威廉斯塔德,你没法儿骗我。我建议你换个职业,你是在找死。

我逐渐成为了摄理教这个的危险人物。2006年11月底,我在圣迭戈的一学生报纸撰文,提醒加利福利亚大学要注意校园里某个秘密活动。这篇文章的标题是《有意欲在校园播种》(Alleged Cult Sows Seeds on Campus),报道该文的记者马修·麦克阿德(Matthew McArdle)还因此获奖。2007年3月,为我的网站做出了诸多贡献的鲍尔·朱斯伯利(Paul Jewsbury),在《悉尼先驱报》刊登文章《有利用社会团体招募信徒》(Claims Sect Using Social Groups to Recruit Members)。2013年底,我协助另外一名美国学生记者马乐利·米勒(Mallory Miller)完成了一篇她所在的大学不愿登载的文章。

万分感激的是,美国的一位著名专家和脱离咨询师瑞克·罗斯(Rick Ross)在他的网站上刊登了马乐利·米勒的文章。

在最近一年半中,我受邀在多个播客节目中谈论我对韩国看法,并多次接受广播电台和报刊杂志访谈。2014年7月,我出席了国际膜拜团体研究会(International Cultic Studies Association)主办的华盛顿会议,就摄理教、新天地教和发生“岁月号”沉船事故的所有人俞炳彦等的国际扩张策略进行了探讨。

2013年,我回到家乡堪培拉小住了一段时间。在一信徒母亲的要求下,我参与了首次干预。我当时紧张的要命,但是这次干预在澳大利亚“信息和家庭支持网络”(Cult Information & Family Support Network)罗斯·霍基金斯(Ros Hodgkins)理事长的领导下,最终获得了成功。

昨天是您与我面谈摄理教一周年!我只想感谢您是您的参与让我了解这个组织,并让您知道我与一年前的我相比,已有了天壤之别!

上述是我的活动小结,显示了我在引起公众警惕摄理教方面的工作已初见成效(至于其他,我会在将来分别讲述)。我帮助了许多受害家庭,与专家和记者的关系也卓有成效。总有一天,这个将会成为人们警惕的焦点。

2014年1月初,乔尔·托撒(Joel Tozer)找到了我。他是澳大利亚特别节目广播事业局(SBS)网站的“回馈”(Feed)栏目时事新闻部录像记者,跟他来的还有一名驻首尔美国自由记者。他们都对报导摄理教感兴趣,并希望能接触到该教领导层以获得回应。

译:基姆牧师:嗨,先生。如果你谎话连篇的文章和“回馈”栏目上的垃圾故事刊登出来,我会起诉你。一定会的。

我称摄理教外联部主持为基姆牧师,因为基姆是他给我第一次打电话时所用的假名。他的工作并不是接受讲英语记者的咨询,事实上我敢说这两名记者在一天内先后分别发出了咨询要求。基姆牧师理所当然地认定我与那两名记者早有联系。不久,他就对我进行了恐吓。

这种恐吓本身并不让我觉得意外。他第一次打电话给我时,张口就称他在脸书(FACEBOOK)上了解到了我家人的信息,我认为他是利用这个就我进行恐吓的。

译:我:能听到专家的意见总归是好事。实话说,我不在乎见面。但是你给我打电话时提到了我家人。这很奇怪,也是非常令人反感的行为。

基姆牧师:啊,你担心了,朋友,你不用担心。只是有人正好参与了你们的谈话,然后发给了我。就是这样,那些网络上的东西都是公开的。

在乔尔·托撒的SBS节目中所出现的几个人,包括乔尔本人,尽管都收到了威胁,但都坚持完成了节目。这篇17分钟的报导完成后, 2014年5月在澳大利亚国家电视台播出了。

该并没有受到影响。最近,作为宏大计划的一部分,它加强了对互联网上相关批判信息的清理。它的日本分支发出版权侵害警告单,试图移除掉被上传到YouTube上的那篇报导,结果以失败告终。

2015年8月,也就是第一次发出恐吓的大约18个月后,我很惊讶地得知,我事实上被该的信徒起诉了。此前,基姆牧师无数次威胁要起诉我,我并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正如韩国将朝鲜的威胁视若无物一样。不过我还是寻求了法律建议,并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符合韩国法律和国际法律规定。

更令人惊讶的是,起诉我的并非是基姆牧师——至少他没有直接把我告上法庭。将我告上法庭的是为郑明析制作的系列录像带中的女星们。2012年,在由原信徒以及发现郑明析落脚香港的非政府组织“出埃及记”成员召开的记者会上,曾公布过这些名为《校园领袖》的录像带。对于这些录像带,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才好,就让截屏来说吧:

自从这些录像带在记者发布会上被公布后,就成了各个媒体报道的焦点。我从未想过要再次公开这些录像带,如果这些女性的脸和身体没有被打上马赛克,我会慎之又慎,因为我之前收到的法律建议警告我,不能将不打马赛克的女性脸部公布出来。

之前,在我从基姆牧师那里收到的辱骂性和恐吓性短信中,从未提及那些女性。在他隐隐约约恐吓我“不要(对媒体)撒谎”时,也没有提到对因我分享这些无名无姓、无法辨认脸部和身体的妇女的视频会对她们的名声造成损坏感到“担忧”,何况这些视频在新闻发布会上已经被公布出来了。

事后想想,对我网站采取法律攻击主要还是有关这些录像带,因为这些录像带是展示该目标的最清楚的窗口。这些录像带之所以重要,因为它们代表了不端行为的极致。

(视频中)这些女性的行为,既展示这个在占有女色上的思想灌输水平,也与该所维护的教义完全一致。正因如此,我不明白,向更多的公众(包括年轻女性信徒的父母)公布这些图片,竟然会不符合公众利益。

我愿分享下最近自己的一些离奇经历,以此结束第一部分。不过,要先对大家说的是,我完全明白起诉我的女性也是受害者,身为这样一个虐待性的极权主义、被思想灌输的信徒,有过这样的历程,对她们来说生活确实不易,但她们至少应该认识到这种情况的荒谬性。

当我被采集指纹以及并被用韩语告知有保持沉默的相关权利后,警察才开口告诉我是谁起诉了我以及起诉理由。我仍然清楚记得,当时自己满脸诧异地看着警察,直到最终明白他的话意。

“哇!”我心想。我想这位警察的反应也应该是“哇”。从他话中,当时我推断起诉可能会被撤销。最终,起诉没有被撤回。

彼得·达利(Peter Daley)是一所女子大学的助理教授,韩国首尔知名的反专家。

彼得出生在澳大利亚,2002年底到韩国,此前在日本和英国工作了两年。在韩国大邱呆了8年之后,2013年初,他来到首尔。到达韩国6个月后,彼得突然发现他的室友,英语学院的几个同事,以及他大部分的成年学生都是逃犯郑明析的信徒。那时,郑明析(目前已被捕和判刑)正因为罪而被国际刑警和韩国警方通缉。一个原信徒,创建了摄理教,该教运行到现在就干了一件事——。

尽管该教在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包括彼得的家乡堪培拉)以及新西兰创办了分支,关于该教的英语信息却几乎没有。作为生活在该教大本营的局外人,彼得较好的收集了该教信息以弥补英语语言资料的不足。

彼得创办了后来网址是的网站。他网站的最重要板块,包含了大量的原始资料、控辩双方的证词、文章、录像带、照片和资深摄理教信徒发帖的复印件。彼得同时也运作youtube网站的频道。自彼得创办网站的10年间,他不断受到威胁,殴打,以及被“保安”跟踪。此外,他的邮件也曾被另一韩国的美国信徒黑客入侵。

摄理教又名基督教福音宣教会(JMS,Jesus Morning Star),而JMS也是郑明析本名以韩语发音的英文拼写(Jung Myung Seok)的缩写。中文新闻媒体惯以摄理教会或摄理教称呼该团体,日文媒体称号亦“摂理”称之,英文则以韩文中“摄理”对应的英语“Providence”或日语“摄理”的英语拼音对应“Setsuri”称之。由于其教理采纳了与现行基督教有所不同的圣经而被多个基督教主要宗派指责为基督教异端。据了解,郑明析犯下主要罪行包括:

“应该判这个家伙死刑,他害了太多人,尤其是很多无辜女性。”当听到韩国组织“摄理教”创始人郑明析被捕的消息后,一个韩国人忿忿地说。据韩国媒体报道,郑明析的信徒中女性占了绝大多数,这些女子入了教后,不幸沦为郑明析的施暴对象。另外,据日本《邮政周刊》披露,郑明析对模特以及参加过选美的女性特别着迷。为了满足淫欲,他专门设立了一个模特部门,帮助其物色漂亮的女信徒。

郑明析规定女教徒一定要嫁给教会中的男性,并且参加所谓的集体婚礼。他认为这样做可以增加教徒数量。郑明析还经常在集体婚礼上以对新娘进行“健康检查”为名,对她们进行猥亵。

另外,“摄理教”不做生意,但是资金却非常雄厚,一年至少能够获得87.5万美元,这些主要都来自于成员的捐助,而其中很大一部分用作郑明析的潜逃费用。

据“摄理教”一名前教徒回忆,他们捐钱越多,在组织里面的级别就越高。一名普通的学生每周要捐献1000日元,当他们工作了之后,他们要将每月薪水的10%“捐献”出来。然后每个“教堂”的高级成员将每月第一周收到的钱交到一名女人手里,她负责掌管日本地区的教派事务,其他的钱就用作教会每个据点的运营费用和其他的用途。而当这些据点表示,或是有特殊用途的时候,比如要买辆汽车的时候,教众还要交额外的钱。“如果拿钱多,就被认为是一个很有信仰的人。所以,这里使每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觉得自己必须掏钱的境地。”一位教徒说。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